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建

CREATION, CONSTRUCTION

 
 
 

日志

 
 
关于我

。中英文交流。爱好艺术。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一__走进撒玛利亚  

2017-11-01 08:27: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一__走进撒玛利亚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海法迦密山:以色列导游Omry在巴哈伊空中花园大门口



以色列的深秋清晨。以色列最现代化的大都市特拉维夫郊外的本.古里安国际机场。我走下了海南航空公司的HU7957 170C7次航班,又一次踏上了以色列的土地,时隔多年之后,我再次走进了这片流奶与蜜的迦南美地,我的心情异常激动,我的心底在呐喊:以色列,我回来了!

来迎接我们这支迦南之行旅行团的是一位年轻帅气的犹太青年,他讲的一口还算说得过去的中国话,他向我们介绍说,他的名字叫Omry,中文名字叫欧米,他的一番“洋泾浜”似的汉语一下子就把我们之间的距离给拉近了。

后来,欧米告诉我们说,他曾经在中国的西南财经大学读研究生一年,专门攻读汉语。我们都伸出了大拇指,咱们大中华的汉语文化那可是世界上最难学的语种之一啊!人家欧米才学习了一年,竟然能讲上一口不算很标准,但是人人都能听得懂的汉语。而且,我们讲的汉语他也基本上都能够听懂,不存在语言障碍,真服了他了!看样子,犹太人真是脑袋大啊!忒聪明了!

我们手提着大箱小箱,肩背着大包小包,跟随在欧米的身后,蜂拥着走出了本.古里安机场大厅,来到了外面的候车区。不大一会儿,一辆半新不旧的中巴开了过来,欧米一边帮着我们往车上拿行李,一边解释说,来接我们的那辆大巴在来时的路上突然失火,所以临时为我们调来了一辆中巴。

欧米把那辆失火大巴的照片给我看了,告诉我说这照片是旅行社刚刚发给他的。我看到图中是一辆烧得只剩下一副乌黑车架的大巴。欧米耸了耸肩,对我说:我们真是万幸,如果这辆车已经载上我们这些游客的话,估计非出事不可,因为这辆失火的大巴上竟然没有配备那种在紧要关头可以击碎窗户玻璃的小锤子,车门打不开,能逃得掉几个人?我的天哪!

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欧米我已经做了祷告了,是上帝在保佑,让我们躲过了这场灾难。欧米笑了,说:是的是的。欧米他也信上帝,因为他是一名犹太教徒,他信的也是上帝耶和华,至于虔诚不虔诚,我一时还看不出来。

按照旅游计划,我们的第一站是古城雅法,欧米对我们说他要把计划给改动一下,把老城雅法挪到最后一站,把北部的海港城市海法挪到第一站。我们都没有异议,反正早晚都是一样,去海法就去海法吧。

我本人当然更没有意见,当年我在以色列生活了一年半,也算是走遍了以色列几乎所有的地方,可是海法却与我擦肩而过,因为当时有一次机会是跟着教会到海法旅游,而我当时不幸扭伤了脚踝,不敢走路,去不了海法旅游。

后来,我也想一个人到海法来一次私人旅游,却因为当时工作很忙,安息日的时候所有的交通都停止了,很难成行。但总觉得既然已经身在以色列了,机会总是会有的,心里也不急。可是没想到突然一纸调令从国内传过来,派我去别的国家工作。时间很紧,走时匆匆,已经不可能去海法一游了,从而也就错过了到海法去看看的机会。

今天,我又回到了以色列,而且导游把第一站就定为海法,我也算了却了十几年来的一个心愿。我写了许多介绍以色列的散文,也写了几部长篇小说,因为没有到过海法,所以在我的散文及小说中,作为以色列的第一大海港城市,圣经中迦密山的所在地,美丽的海滨城市海法,就很少提到过。

我们直奔海法而去,此时的以色列已经是深秋了,雨季的脚步声仿佛也能够听得到了,但是气温依然是相当高,天空中的那轮中东烈日依然是炽热的,让人感觉迦南地一带是不是离着太阳太近了。

我们的旅游车沿着路况极佳的沥青路朝着北部一路奔驰着,车窗外的炽热阳光透过车窗户的玻璃直射到我的脸上,感觉有些火辣辣的,但是我没有放下窗帘,我要欣赏车窗外面的风景,尽管那些风景我早就已经很熟悉很熟悉了。

一路上,导游欧米热情地地向我们介绍着他的国家以色列,尽管我研究以色列已经有十几年了,但是从欧米的讲解中我还是学到了不少的新知识。欧米向我们介绍说,在一百年前的以色列,因为阿拉伯人占据着这地儿,他们不会管理,所以整个迦南地寸草不生,一片荒凉。

当他们犹太人从欧洲回到迦南地的时候,从欧洲那里带回来一种树苗,这是一种生长很快的树,这些树苗只需一年的时间就可以长成一棵棵的大树,阿拉伯人把这种树称作“犹太树”,因为这都是犹太人栽种的,他们巴勒斯坦人不愿意在这种事情上费心思。

欧米的那些有关阿拉伯人不会管理的话,在一般人来说听上去好像有些偏激,但我是深深知道的,因为我毕竟在这片土地上生活过一年半,我对这里的一切实在是太熟悉了,想想以色列人回归以前巴勒斯坦地儿的样子,看看加沙地带和约旦河西岸巴解管辖的地盘,就不难得出答案了。

犹太人把一片片荒寂的旷野和沙漠改造成了良田,把一个一穷二白的国家建设成一个现代化的科技领先之国、一个发达的农业出口国,阿拉伯人却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这两个民族在很多方面都有很大的差异。

沿途中,我们不时可以看到那些枝繁叶茂的犹太树,在连绵不断的绿叶中显得格外显眼。欧米告诉我们说:随着以色列国力的加强,随着国家绿化规划的实施,这种犹太树已经成为一种影响整体规划的树种了,但是因着犹太人对这种树的感激之情,又舍不得砍掉,一直在舍取之间徘徊着。

所有来到以色列的游客,不管他或她是不是基督徒,导游都要向他们介绍基督教,因为这里是基督教的发源地,是耶稣出生、生活、讲道、行神迹、被叛徒出卖、被钉十字架、死后复活升天的地方。

作为一名犹太教徒,欧米他既然干上了这一行,也必须要负起这个责任来,所以他向我们讲解了不少基督教的情况。尽管我对基督教的研究已经远远超越了欧米,但是他对《新约圣经》知识的掌握程度却很令我惊叹。

尽管,欧米对基督教的解读是站在犹太教的立场上,他说基督教在以色列被称作拿撒勒教,因为耶稣是拿撒勒人。但是在向游客介绍耶稣的时候,欧米的言辞中没有丝毫的不敬与亵渎,这与当年初级教会时期犹太教的人恨不得将基督教的人赶尽杀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我们的这次以色列之旅原本是计划自由行的,我曾经向旅行社提出要求,请他们在以色列为我们找一位懂英语的阿拉伯基督徒,因为以色列的许多巴勒斯坦人都是基督教徒,远远超过犹太人当中的基督教徒的数量。

找一位懂英语的阿拉伯基督徒的目的是,他可以领着我们认真游览基督教的遗址和遗迹,向我们讲解以色列基督教方面的情况。犹太教中的基督徒很少很少,而且犹太人中的基督徒一般不太敢承认自己是基督徒,因为那样的话将会受到犹太教的排挤,甚至是打压和迫害。

可没想到的是,我们的这位犹太教的导游欧米却对《新约圣经》有着如此深厚的研究,而且还能够客观公正地向游客们讲解耶稣基督和十二门徒。欧米知道我对基督教很有研究,所以遇到一些问题的时候,他总会问我:Shalom,是不是这样子啊?我讲的那名字对不对啊?有时候,某些基督教历史上的事情他把握不是很准,也会时不时地问问我。

后来,我和欧米熟悉了,进而又成了好朋友之后,我问过他有关当年犹太人杀害耶稣的事情,也问到了初级教会时期犹太人追杀基督教徒的事情,欧米很严肃地回答:我们犹太人从来不杀人、也不伤害人,耶稣是罗马人杀的,不是我们犹太人杀的,那些所谓的我们犹太人杀害耶稣的说法,都是反犹太主义的一面之词,也是基督教在诬陷我们犹太人。

我本来想用《新约圣经》中有关犹太人杀害耶稣的章节来向他询问,但是看到他那认真的样子,我知道话题不能再深入下去了,因为犹太教的人不会承认是他们杀害耶稣的,而且这也不是我与他之间能够沟通得了的。

从本.古里安机场到海法的路途要花费两个多小时,沿途要经过撒玛利亚地区,不大一会儿我们的旅游车就进入了撒玛利亚。以前的撒玛利亚是以色列境内非常特殊的一个地区,因为撒玛利亚人与犹太人是老死不相往来的两种人。

说起撒玛利亚,就不得不追朔到旧约时代。以色列的鼎盛时期是大卫王和所罗门王这父子两代君王,当时的以色列已经全部得到了上帝赐给他们的应许之地,大卫王和所罗门王各自当政40年,这也是以色列人至今还津津乐道的辉煌岁月。

在这80年的时间里,尽管大卫和所罗门这爷儿俩也时常会犯一些大逆不道的错误,而且还经常干出一些有悖于上帝的事情,但是以色列老百姓的日子还算过得太平,但是祸根也埋下了。

所以,等到所罗门王死了之后,也就是到了第三代,大卫王的孙子、所罗门王的儿子罗波安当政的时候,以色列就分裂成南北两个国家了,北边的叫做以色列国,南边的叫做犹大国,形成了南北两个对立的国家。

以以法莲支派为代表的十个支派脱离了中央政府,在北边成立了一个国家,因为他们有十个支派,数量上占优势,于是就继续沿用以色列这个国名。

犹大支派则带着最小的一个支派,也就是便雅悯支派,在南边利用残存的政府体制,就以犹大支派的名字,成立了一个犹大国,坚守着耶路撒冷,坚守着耶和华的圣殿,南部的犹大国都是山区,与外界不太接触,但是君王都是出自于犹大支派,大卫王和所罗门王都是犹大支派的人。

犹大支派出自于雅各的儿子犹大,《圣经》里有预言,以色列的君王都要从犹大这个支派里出,但是在所罗门死后,国家分裂了,北方十个支派的人就背离了这个规矩,自行选出非犹大支派的国王,北国前后一共有十九个国王,这十个支派勾心斗角,有四个国王是被暗杀的,其中有的甚至只做了几个月的国王,就被暗杀了。

北方的以色列国搞得乱七八糟的,按《圣经》的意思说,北国的这十九个国王没有一个好的国王,因为他们遗弃了以色列的神,也就是上帝耶和华,他们悖逆了耶和华神的道。

南方的犹大国一直是由犹大支派的人来当王,也就是由大卫王的子孙来掌权,前后也是一共有十九个国王,南国出了几个好的国王,但是最终都变坏了。

在那南北分裂的二百来年的时间里,这两个被一分为二了的国家,也就是雅各(以色列)的十二个儿子们的后裔们,整天你打我我打你的,就这样一直折腾了二百来年。

在那个时候,也正是以色列东边的亚述国最兴盛的时期,亚述帝国位于以色列东边的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两河流域,以色列西边的埃及也是当时极为强盛的帝国,这两个强悍的帝国相互仇视,战争不断,这两个国家的军队就必须经过以色列和犹大国的国土,去攻打对方,亚述国的军队战斗力很强,也很残暴,他们占了上风,甚至还侵占了埃及的大片国土。

终于有那么一天,亚述国的军队空下手来,直接就把北边的以色列国给灭了,亚述国的军队在当时是最被人所惧怕的军队,他们打完胜仗的时候,就在地上立一些木桩,然后把抓到的俘虏用木桩穿透胸膛,所以他们走到哪里,哪里的百姓就吓得浑身哆嗦。

亚述国灭了以色列国之后,他们把所有的王室成员以及普通老百姓都给掳到亚述国去了,亚述人逼迫着这些被掳而来的以色列人与当地人通婚,与那些从其他地方被掳而来的人通婚,然后又搞人口迁徙。

就这样,折腾来折腾去的,以色列的这十个支派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就是史上著名的“消失的十个支派”,从此这十个支派的人好像从地球上蒸发了一般,再也看不到了。北国以色列遭沦陷的那一年,是公元前722年。

当时,亚述人把十个支派的人掳走之后,把一些东方外邦人迁到了撒玛利亚,让那些外邦人与留存在那里的以色列人通婚,他们的后代形成了一个混血民族,被称为撒玛利亚人。

根据《旧约圣经》中的律法规定,以色列人只能在十二个支派当中婚嫁婚娶,绝不能与外邦人通婚,这些混血的撒玛利亚人自然而然地也就成了非正统的以色列人了,因为他们违背了上帝的律法,他们成为了以色列境内的外邦人,外邦人在以色列人的眼里是不受待见的,因为他们不愿意与外邦人有来往。

在北国以色列灭亡之后又过了136年,南国犹大国也被巴比伦给灭了,耶路撒冷沦陷了,耶和华的圣殿被毁了。王室的人和老百姓们也被掳到巴比伦去了,犹大国也亡国了,那一年,是公元前586年,就这样,以色列人算是彻底的亡国了,耶和华神赐给亚伯拉罕的子孙们,也就是以色列人的应许地,只勉勉强强地存在了424年。

尽管犹大国的人被巴比伦人给掳走了,但是他们比起北国以色列的人来说,幸运多了,因为巴比伦人并没有继续残害他们,而是在巴比伦的一条大河边上划给了他们一片区域,允许他们自谋生计,犹太人从那以后就开始了从商的历史,但他们依然还是不与外邦人通婚。

等到犹太人从巴比伦回归迦南地之后,他们与生活在那里的撒玛利亚人是谁也瞧不起谁,尤其是犹太人,他们把撒玛利亚人视为低下的人,绝不与他们交往、也绝不与他们打交道。

犹太人把撒玛利亚的道路称作“外邦人的路”,把撒玛利亚地区称作“撒玛利亚人的城”,他们把撒玛利亚视为肮脏的地区,把撒玛利亚人视为肮脏的人、令人讨厌的人。当时的迦南地,“撒玛利亚人”这个名词,是一种带有侮辱色彩的称谓。

撒玛利亚位于加利利地区与犹大地区之间,横隔在整个迦南地的中间,犹大人在去往加利利的时候,或者是加利利的犹太人去往犹大地的时候,他们都宁可绕道走很远的路,也不会从撒玛利亚人的地界经过。

当年,耶稣为了排解犹太人与撒玛利亚人之间的关系,他曾经路过撒玛利亚地区,口渴了的时候向一位撒玛利亚妇人讨水喝,并且向这位撒玛利亚妇人传福音,让他的门徒们着实吃惊不小。耶稣还向他的门徒们讲起一个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因为那个撒玛利亚人救起了一个人。

现在的以色列,现在的撒玛利亚,早就已经改写了历史,撒玛利亚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撒玛利亚人居住着,而是被阿拉伯人给住上了,以前犹太人与撒玛利亚人之间的矛盾,已经演化为犹太人与阿拉伯人之间的矛盾了。

沿途中,一道道高高的隔离墙,把一座座的城镇与公路隔离开来,一道道的铁丝网,把一个个的村落与外界隔离开来。导游欧米告诉我们说,为了与阿拉伯人分离开,在一些阿拉伯人居住密集的地方,也就是一些城镇,以色列人都建起了高达好几米的隔离墙。在那些人口相对来说比较少的地带,也就是一些小镇子或村子旁边,以色列人都是建起了坚固的铁丝网。

看到沿途这些与流奶与蜜的迦南地之名称极不协调的一道道的隔离墙、还有那一道道的铁丝网,让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尤其是我以前在这里工作的时候,哪来的什么隔离墙?哪来的什么铁丝网?

其实,当时上帝在《旧约圣经》中之所以严令以色列人不能与外邦人通婚,那是为了要他们学会恪守上帝的律法,为了要他们不再悖逆上帝的训诲,因为以色列人是一些人人都有自己想法的人,是一个人人都想当“国王”的民族,如果不对他们严加管教,他们一个个都能蹦上了天。

现在已经到了恩典时代,律法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式了,旧的律法显然已经被耶稣的律法所取代了,所以以色列人不应该一如既往地排斥外邦人,因为《圣经》里说过,如果以色列人继续悖逆上帝,他们还会受到惩罚,甚至被驱逐到异邦去为奴,尽管还能够再回来,但那不是一年两年十年百年的事,是要等到末世审判之日。

我们已经接近海法了!导游欧米的一声提示,让大伙儿都提足了精神,瞪大了眼睛。在我们正前方的不远处,就是一片蓝色的大海,在大海的海岸边,就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在城市的高处,就是一座美丽的山。

这大海,就是地中海!这城市,就是海法!这山,就是迦密山!

地中海,我又回来了!海法,我终于走进了你!迦密山,我终于看见了你!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一__走进撒玛利亚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撒玛利亚地区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一__走进撒玛利亚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沿途随时可见的隔离墙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一__走进撒玛利亚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迷宫一般的海法城内街道
 
《重返以色列》记实篇之一__走进撒玛利亚 - 胡宝星 - 胡宝星的博客
盘踞在迦密山上的巴哈伊空中花园




 

“好硬啊!” - 净是糗事 - 净是糗事啊


请不要吝啬你的手指,请动动手指推荐一下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