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创建

CREATION, CONSTRUCTION

 
 
 

日志

 
 
关于我

。中英文交流。爱好艺术。

栖居巴别塔(之四)  

2013-02-11 17:30: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3年02月11日 - wjd54105 - 创建
 

两年前,因以色列总理阿里尔-沙龙大脑出血而导致政治混战。我也只好停学阿拉伯语。于是,我不得不删去次日上午的课,延期精读学习课程,告假。以后,我也没能再腾出时间重新开始学习。以往,就学到些只言片语。

 好在,那些巴勒斯坦人能给外国人深刻印象;我说的阿拉伯语他们始终赞不绝口。不幸的是;我们的大多数阿拉伯语谈话都在火光冲天中开始,在一阵劈啪作响中结束。而我常说的阿拉伯语却比我能理解的好。

 虽然,学阿拉伯语可不比“学做菜”那么容易上手,例如,你必须决定首先学哪里的阿语。

除非你打算成为一名学者,只是成为一名能说会道的 fussha, 古兰经,和阿拉伯文的意为;没什么用处。媒体常使用的,被讲英语的人称之为“现代标准阿拉伯语”,以及阿拉伯人称之为“wussta”(半吊子),只是阿拉伯语写说能力的半吊子。一度,我曾力求学得那种标准阿拉伯语。但是,实际生活中,没人会像电视台播音员那样说话。你这么说阿语,不禁令人感到怪异,而且还不能从别人如何交谈中查出自己的错误,误以为那是唯一通向流利表达的途径。

阿拉伯口语几乎各地方都不一样。作为一名记者,和当地的阿拉伯人谈话,当地的语言最有用。但是比较阿拉伯口语,各地的英国英语则是绝对统一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国各自都有几种方言。照字面来说,距一箭之遥地的人就有不同的方言。难民营的难民通常保持他们原籍的方言。即使在城市里的难民营难民也说着不同的语言。

像任何事物一样你的口音也往往带着高度的政治性。自我住进耶路撒冷以来,当地的气氛令人感觉到要学习耶路撒冷阿拉伯语。那里的阿拉伯语还被认作是高级阿语。我在耶路撒冷的第一位阿语老师就是耶路撒冷人。但他看到字母qawf(Q)从不发音,因此,当地人称他们的家乡为al-Uds 而不是al-QUds。他们说分钟(minute)为da'i'a 而不是daqiqa。这让人迷惑不解。这就如同跟着一位伦敦人学英语,而这位伦敦人却在说;I wan’ a bo’le o’ wa’ er(大概,我要一只完好的球)。

尽管我的思绪完全沉浸在我的学习选项中。但是靠近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城市里讲英语的人太多了。较远处又找不到合适的工作。乡村人把字母ka 读成cha,像“cheese”的发音。自打得知keef haalak?(你好)是乡村最通用的问候语以来,我就害怕一到城市里用这个问候语和别人打招呼,会被别人笑话我是一个乡巴佬。

另外,我还能学习研究德鲁士族语言。当地人说那是“纯粹的”阿拉伯语,发音类似fussha。我经常和一位德鲁士朋友一起练习发音。但是,德鲁士阿拉伯语在日常用词和语法形态方面都不同于巴勒斯坦阿语。而以色列军队里服役的巴勒斯坦人则往往带着怀疑的眼光看待德鲁士语。所以,尽管大家都知道你不是德鲁士人,如果你像一位德鲁士人那样说话,也会让众人妄猜你的政治立场。

我最终还是在耶路撒冷找到了一位杰出而有经验的导师。她说的是以色列北部的巴勒斯坦阿拉伯语;她说话重音清楚,qawf 音节发得很好,既没有阶级烙印,也没有许多政治负担。我走访她没遇到任何障碍。只是有一个细节需要澄清;她不是巴勒斯坦人,而是生在乌拉圭的犹太人。当然,你不能拥有一切。

2013年02月11日 - wjd54105 - 创建

 


  

  评论这张
 
阅读(175)| 评论(5)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